http://www.monsters-movies.com

杰西卡·查斯坦 至今都不觉得是娱乐圈里的一员

  从《相助》到《生命之树》《刺杀本·拉登》(图),杰西卡·查斯坦仿佛一夜之间演技爆发,成为好莱坞一姐。

  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火星救援》正在国内上映,以4.82亿元蝉联两周票房冠军。片中饰演飞船指挥官梅丽莎·刘易斯的杰西卡·查斯坦,是营救马克·瓦特尼任务中的关键人物。在中国观众心中,查斯坦有个专属昵称“劳模姐”,因为她曾一年上映七部电影作品,好莱坞女星任谁也没她那么拼。34岁那年她一夜爆红,之后连续两年提名奥斯卡,2012年《帮助》的最佳女配角、2013年《猎杀本·拉登》的最佳女主角。

  从影四年就得到两次小金人垂青,这履历看上去无比幸运,但其背后却是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加州女孩独身闯荡好莱坞的辛酸史。她不够漂亮,跑龙套的岁月里连合适的角色都找不到;她没有钱,四年时间只能靠信用卡借贷度日;可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撰文/田颖

  她出生在加州北部萨克拉门托的一个中产家庭,由妈妈杰莉·查斯坦和继父迈克尔·海斯特抚养长大,前者是家庭主妇,后者是消防员。至于她的生父音乐家迈克尔·莫纳里奥,已于2013年去世,查斯坦并没有出席他的葬礼,也没有在任何公共场合提及此人此事。如若被追问,她只会斩钉截铁地告诉你,“我的出生证明上从来没有过父亲的存在。”她把有关生父的所有记忆封存在自己心里的某个角落。因为在她看来,只有继父才称得上父亲一词,而对生父保持缄默,是对继父最基本的尊重,“海斯特是我见过最伟大的人。当他走进我的生活后,我才第一次懂得什么是安全感。”当然,她也把这份爱延续下来,对妈妈和继父所生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关爱有加,她的每场电影首映礼上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平时就算见不到面,也常常视频聊天。

  那么,她是从何时迷上表演的呢?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外祖母。7岁时,她跟随外祖母去看音乐剧《约瑟夫与梦幻彩衣》,当幕布缓缓拉起,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在台上声情并茂地读着旁白,那一瞬间,她被征服了。“小时候,我整天嚷着要当演员,大人们也都玩笑附和‘是的,你会的’,然后我会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告诉他们,‘等着看吧,我会是个演员!’”为了表示鼓励,9岁时,父母送她去学了芭蕾,“但我妈绝对不是电影里望女成凤,会开车送女儿去洛杉矶试镜的那种妈妈,一次也没有过。”

  高中时候的查斯坦是个逃课好手,经常不去上课躲在车里读莎士比亚,后来还因缺课太多没有毕业,只拿到了结业证,“如果按学习成绩来说,我绝对是个差生,而且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个聪明孩子,但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告诉那些和我面对相同困境的所谓差生们,学习不好不代表笨,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热爱的,找到它就有了归属”。

  1998年,在萨克拉门托城市学院就读的她,在同伴的鼓励下,硬着头皮申请了大名鼎鼎的茱莉亚学院,没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第三幕第二场的“凯普莱特家的花园”那场戏,竟让面试官们心悦诚服,并获得了罗宾·威廉姆斯设立的奖学金,原本让她和家人发愁的学费问题迎刃而解,要知道她可是全家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人,“自2003年我毕业后,再也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爸爸很为我骄傲,逢人就夸我懂事。”

  《急诊室的故事》《法律与秩序:陪审团》《美眉校探》……毕业后的查斯坦在各种美剧里打酱油,演的角色大多是五花八门的受害人或者疯狂的精神病,“现在想来觉得还挺有用,都是些很容易有戏的角色呢”,查斯坦不忘调侃自己,“我不是高挑的金发女郎,也不是典型的好莱坞美女,一张不够现代感的面孔配一头红发,没人知道我适合演什么角色”。

  直到有天阿尔·帕西诺找上门来,查斯坦终于等到了改变。帕西诺在为新剧《王尔德的莎乐美》寻找女演员,想要一张不一样的陌生面孔,查斯坦完全契合。该剧上演后,获得业内一致好评,戏票销售一空,作为主角的查斯坦也算初露头角,开始收到电影邀约,有了2008年的大银幕处女作《乔琳娜》,以及2009年的《偷来的人生》、2010年的《罪孽》等。

  2011年,查斯坦迎来事业爆发年。不但和阿尔·帕西诺再次合作,把《王尔德的莎乐美》搬上大银幕,还有《德州杀场》《寻求庇护》《科里奥兰纳斯》等6部电影作品上映,其中,泰伦斯·马力克执导的《生命之树》和塔特·泰勒执导的《相助》都是当时角逐奥斯卡的超级大热,前者得益于阿尔·帕西诺对泰伦斯·马力克的强力推荐,而后者让34岁的她获得生平第一次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谁也不知道这个姑娘是从哪冒出来的,但一夜之间她的红发碧眼点燃了好莱坞。

  凯瑟琳·毕格罗的《猎杀本·拉登》、安德斯·穆斯切蒂的《母侵》、丽芙·乌曼的《朱莉小姐》、J·C·陈多尔的《至暴之年》、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星际穿越》以及今年雷德利·斯科特的《火星救援》……此后的查斯坦红得一发不可收拾,保持着每年至少三部戏的接片频率,且部部都是颁奖季热门,被认定是接棒梅丽尔·斯特里普、凯特·布兰切特的头号种子选手。

  “虽然我已在这个娱乐工业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我到现在还没习惯别人的恭维。就像是去参加了一场很酷的演唱会,在后台跟乐队玩得很开心,可你仍不觉得自己是其中一员”,对她来说,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相比,唯一的不同就是再也不用为钱捉襟见肘,“谢天谢地不用再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了”,也因此更能保证她“艺术至上”的选片原则,“我发现自己无论赚了多少,都会把它花得干干净净。所以,角色的创造性和挑战性比片酬更有吸引力”。

  回想起最初只能跑龙套的那四年,她笑着感慨“因为当时参演的电影一部都没火,在任何一个片场,工作人员都以为我是第一次拍电影,只能痛并快乐着安慰自己”,现在的她希望即使到了70岁,还可以在片场演戏。因为她认定表演这项事业,“不是靠爆发力取胜的冲刺短跑,而是场马拉松,伴随着生命,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杰西卡·查斯坦:我这个人好奇心超级强,记得第一次见雷德利,他问我还有什么想知道,我激动地问他能不能去太空训练营。小时候那可是我最常听大人聊起的话题,但我从没去过,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我去了位于帕萨迪纳市的喷气推进实验室,那儿有很多很多机器人,看了火星3D模拟图像,感觉就像身临其境。还在休斯敦体验了模拟航天器,跟一位宇航员聊了很久,问了她我好奇的所有。我真心喜欢演员这份工作,跟着角色学到太多平时根本不可能了解的专业知识。

  杰西卡·查斯坦:每次穿上那些厚重的宇航服就像是过了两年那么久,连鼻子痒痒都够不到,得让别人帮忙挠,上厕所就更不用说了,艰难的旅程啊。所以,当你终于穿着戏服来到片场,就很害怕漫长的等待,一条就过最完美。有次实在等得烦了,心里念叨着“怎么还没好”,然后就会听到雷德利直接大声嚷着“怎么还没好!”。太默契了,我喜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