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onsters-movies.com

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军事新闻贴近性传播探

  己亥岁末,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庚子新春,打赢防控阻击战全国动员。这场“大考”如此深刻地牵动中国、影响世界。

  突发事件报道考验媒体的应变能力、策划水平和专业素质,也是衡量新闻媒体综合实力的重要向度。全媒体时代的传播生态和传播格局发生变化,媒体融合是其基本特征和发展方向。面对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危机,如何发挥媒体融合优势,增强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如何在传播方式多样、信息海量供给的喧哗中保持定力,以高质量发展打造传播制高点;如何通过资源整合、社会动员、应急管理等方式,建构、彰显融媒体平台新机制、新功能;如何在传播信息、传递声音的同时,凝聚社会共识,提升舆论导向的思想力量,从而引导社会公众科学理性应对风险……所有这些,既是新闻媒体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也是当代新闻人必须肩负的责任与使命。

  2020年春天注定会被历史铭记。在这个春天,平安、健康成为全世界爱好和平人们共同的祈愿。同样会被历史铭记的,还有我最亲爱的战友,他们以冲锋的姿态诠释着荣誉和使命,他们用笃定和从容为这个春天平添了一分绿色与生机。本期我们特别策划了有关突发事件报道的几篇文章,以期引起学术界对这一专题的理论关注,并有益于业界同仁研讨提高。

  摘 要:互联网思维第一位的就是用户思维,得用户者即得天下,本文提出的贴近性传播是基于用户思维在新闻传播中的具体应用。文章结合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军事新闻报道案例,从体系需求、图景展现、长效考量等层面对军事新闻传播的贴近性进行分析探讨,为提高军事新闻的有效传播提供参考。

  作为引发国际高度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新冠肺炎疫情不仅考验着人的免疫力,还考验着新闻媒体的传播力。在这样一种特殊的新闻传播情境中,军事新闻作为重要的舆论引导力,如何在复杂的信息舆论场里,有效传递出以人为本的理念,真切体现部队官兵在一线抗击疫情中流露出的人道、人情、人性等精神价值,从而发挥出军事新闻特殊的影响力和传播力,是一种义务,更是一种担当。这就需要确立用户意识,紧贴受众关切,及时发布权威声音,转变传播理念,满足受众在特殊时期的信息需求。

  互联网思维第一位的就是用户思维,得用户者即得天下,本文提出的贴近性传播是基于用户思维在新闻传播中的具体应用。

  之所以提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报道中军事新闻要强调贴近性这一理念,主要出于以下考量:

  一是以人为本是军事新闻引导力的要求。坚持以民为本、以人为本,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是社会主义新闻舆论工作的必然要求。作为新闻舆论引导的重要力量,军事新闻必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疫情无情人有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数千官兵奋战在疫情防控的一线,有的在重症病房、有的在基层社区、有的在物资运输的路上……他们义无反顾、日夜奋战,这是忠诚于人民的精神体现和价值所在。军事新闻有责任将这种战斗在生死线上、与死神赛跑的真情人性传播给大众,有责任将这种为维护人民生命安全而牺牲奉献的崇高精神传播给大众。

  二是受众呼唤理性而真挚的期盼。据公开报道,这次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疫情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一部分大众甚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厌倦、焦虑、恐慌等心理反应。从确保社会的良性运转来说,大众渴望并需要全方位以人为本的关怀。运用媒体力量积极传递正能量信息,对大众进行正向引导,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之一。

  军事新闻作为整个抗击疫情舆论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全有理由、有能力履行好正向传播、安抚民心的职能。据有关舆情平台统计,军队接管火神山医院、子弟兵驰援武汉抗击疫情、驻鄂官兵夜间援建方舱医院等新闻一度登上很多网站和社交平台的点击量之最,很多网友还发出“子弟兵来了,坚定必胜信心”等由衷感慨。这类信息的积极传播、持续传播有助于稳民心、安民心,深切呼应了人的情感需求。

  三是建构正向传播生态的内在要求。疫情造就了特殊的传播情境,在媒体、大众等多方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特殊的信息传播生态形成。在这一生态链中,正向信息的主导地位非常有利于整个信息系统的良性运转。但从实际传播过程来看,正向信息和负向信息一直在博弈斗争中。在我疫情防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一些别有用心势力不停展开污蔑、抹黑和造谣,炮制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误导民众,谋求通过传播生态的负向运转,达到破坏团结、制造矛盾的目的。

  疫情防控是人民战争,也是舆论之战。为了更好发挥正向功能,军事新闻不仅要报道抗疫工作成效,真实讲述抗疫一线的感人事迹,还要不回避问题和矛盾,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和大众诉求,敢于揭露和批判那些负向言行。尤其是在国际舆论场的角力中,军事新闻要有效建构和发挥国际传播力,用正向信息流消解负向信息流,构建暖人心、聚民心的正向舆论场,推动国际传播生态良性运转。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路媒体平台对疫情防控工作展开了全方位、全时空、全媒体的报道和展现。从火神山医院建设24小时直播,到方舱医院全景解读;从决战重症病房,到战“疫”日记;从抗疫一线人员工作实录,到后方家属保障纪实;从社区村组的全效动员,到极具高科技特色的无人化抗疫……一幅幅具有鲜明人道主义的“战”疫图景清晰呈现,以人为本的理念得到积极传播和充分展现。

  军事新闻战“疫”图景亦是跃然生动,很多受众喜闻乐见地表述、叙事贯穿其中。军事新闻工作者通过多样化方式真实表达了这一极具情感价值的传播理念。

  一是在传播主题的切入和定位方面,坚持贴近性表述。主题是整个新闻报道的逻辑起点。不做好主题的定位,不明确主题的切入点,很难形成有影响力的传播效应。从实际报道来看,一些以人为本的军事新闻主题为正向传播发挥了提纲挈领的作用。

  首先,对特定人物群体的切入。贴近性传播的主体是人,对象也是人,这是传播活动的特定属性。目前,围绕特定群体的主题定位包括一线医务人员、一线科研人员、退役军人群体、民兵群体、后方军人家属、外军学员群体等。在特定的传播情境下,对这些特定群体的适时展现,可以获得放大化传播效应。如《大爱之光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关心关爱新冠肺炎患者记事》的主题切入就非常暖心、人性化,从危重病人、聋哑老人、年轻妈妈、90后技师,到危重抢救、心理服务、病房生日等一系列特殊的人和事,生动展现了人间大爱。

  其次,对特定区域空间的切入。疫场如战场,部队官兵在不一样的“战场”用生命守护生命,每一个奋斗在不同区域岗位上的官兵都是可书可写的切入点。他们中有的人奋战在污染区、有的人奋战在清洁区、有的人奋战在物资保障线等。尽管不同区间有不同特点,但大家都在顽强与病毒展开斗争,用个体的牺牲奉献换来整体的幸福安康,用个人生命守护大家生命,这就是人性的价值,是以人为本的精神折射。所以,《决战重症监护室》《隔壁病房里的千纸鹤》《愿我们早日走出“红区”》等一批从特定区间切入主题的优质作品获得广泛好评。

  再次,对特定工具载体的切入。工具是实现效果的手段,虽为物,但情亦真,物亦传情。纵览系列抗疫报道,以多样化的防控方式和救治手段为主题切入点的稿件,同样可以展现人性光辉,传递以人为本的理念,成为贴近性传播效应的倍增器。比如《空军“蓝天快递”暖心保障包关心关爱一线抗“疫”白衣天使》《运-20“硬核机票”为啥走红走心》《开往火神山的巴士》《民兵分队利用无人机预储装备投身防疫消杀一线》等稿件,就是从疫情防控中的特殊工具和载体切入,以物传情,以物表意,让受众通过这些切入点深入感受一线抗疫工作,共享抗疫成果,增强抗疫必胜信心。

  二是在途径方式的选择和构建方面,坚持贴近性呈现。这里说的途径方式一方面是指军事新闻得以有效传播和呈现的途径形式,比如传统媒体形式、新媒体形式、全媒体形式等;另一方面,还指信息文本的表现形式,比如文字、图片、视频、动图等。在传播效果的建构中,不同的传播方式带给大众的直接感观和情理感悟是完全不同的,有的可能震撼心灵,有的可能平静如镜,有的如高山行水,有的如涓涓细流。可见,贴近性传播对于提升军事新闻的有效传播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新媒体发挥现象级传播优势,满足不同受众的信息需求。在这一特殊传播生态中,新媒体不仅给大众提供了丰富多样化的军事类信息,满足了受众希望深度介入军事信息域的渴求,而且军事新闻文本还借此进一步提升了传播效果,继而形成一种现象级传播状态,这既是全媒体时代传播理念的转变,更是用户思维的具体体现。

  一方面,很多涉及疫情防控的军事新闻都是第一时间通过新媒体发布,新媒体成为很多民众获取相关军事信息的首选方式。据有关舆情平台统计,从除夕夜部队医务人员驰援武汉开始,很多军事新闻都是第一时间在微信、微博、各大客户端等亮相发布,很多大众主要通过新媒体平台获得军事新闻信息,并展开后续传播。

  另一方面,新媒体凭借平台优势成为军事新闻提升影响力和传播力的倍增器,影响了更广泛的受众。如《群“鹰”战“疫”,紧急空运得益于体系制胜》《防控新冠肺炎心理教育微课来了》《你是谁?为了谁?》《火神山医院有个微信“希望群”》等作品,被部分知名新媒体平台播发或转载后,浏览量和评论量得到迅速提升,传播效果明显增强,于受众、传播者、被传播者等而言,军事新闻传播的贴近性效应得到有效体现。

  第二,图表式、图文式等各类综合传播体,凭借超高的易读性呼应大众心理需求。不管是军事新闻还是非军事新闻,海量的信息流都会给大众造成阅读上的障碍与疲劳,在信息化时代,运用多样化的编辑手法,将传统文本以图表配合、文图综合、文综视频等综合传播体的形式呈现,有利于显著提升文本的易读性,消解受众因单一浏览形式而产生的审美疲劳,实现对大众的心理关怀。如《毛毛教授和他的38个“微信好友”》这一报道,就创新使用了文字、动图、工作照、肖像照、微信截图等极具易读性的综合表现手法,刚播发没多久就获得了100多万的浏览量。

  三是在文本细节的描述和表达方面,坚持贴近性叙事。贴近性叙事离不开文本细节的运用和处理,细节作为一种文本表述手法,之所以一直获得很高的关注度和运用率,主要因为可以表达出很浓烈的情感状态,可以渲染出很清晰的人性温度。用好细节,同样是军事新闻实现贴近性传播必不可少的形式。

  第一,多媒体文本的细节展现。全媒体背景下,对单一文本进行文、图、视等综合化的细节表达,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贴近性传播效果。以《战“疫”里的温暖—“兵说心事”解忧烦》为例,全文不到400字,细节展现多元,承载的情感系数自然很强。面对不少同志在战“疫”中或多或少存在的来自于训练、生活、家庭的烦恼,某单位创新开展了“兵说心事”活动,知战士所想,解战士所难。记者以直接引语的方式清晰展现了5名战士当前的心事,细节化地处理体现出很强的情境感,不仅可以让读者形成一种情感共鸣,甚至还能触摸到那种心理释放的温暖。同时,文中还使用了6幅战士对话漫画图,有语言、有表情、有色彩,整体色调温和、形象直观,细腻的情感跃然纸上,一种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感自然流露。

  第二,传统媒体文本的细节展现。在与新媒体的竞争中,传统媒体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存在优势,丰富的细节表现手法同样收效明显。《决战重症监护室》就是一篇极具传统媒体文本特点的作品,文中依托很多细节化描写,真实再现无畏勇士、医生李文放奋战重症监护室的情况。

  如“李文放快步上前,手握人工球囊,插稳鼻导管,在距离患者不到20厘米的地方,及时将氧气一点点打进患者的肺里。”5个分句,“快步”“手握”“插稳”“打进”连续4个精准动词,细致展现了医者如何迅速抢救一名心脏骤停患者的全过程。与病毒激烈“交火”,较量就在这不到20厘米的距离里等表述一语中的,危险可想而知。全文字字珠玑,让受众身临其境般体味到这种生死间的较量,贴近性传播效应就在这些细节的铺陈中逐步释放和建构。

  再如《火神山医院ICU病房里90后护士的三个角色》《火神山医院的“仓库保管员”曾在小汤山创造奇迹》《公交车上温暖礼物》等视频新闻通过画外音叙述、人物对话、人物自述、多场景镜头等细节化的传统表现手法,真实展现了一线抗疫人员的牺牲和奉献,至情至性,动人心怀。

  四是在负面舆情的应对和处置方面,坚持贴近性的正面引导。从舆论运动的规律看,正向舆论场是在与负向舆论场的斗争中发展。在全国上下齐心协力抗击疫情并构建了良好舆论氛围的同时,一些负向言论也“忙碌”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中。综合多方舆情平台信息,一部分完全捏造和肆意曲解的涉军负面舆情在一定范围内干扰了大众视线。尤其在国际舆论场上,涉军负面舆情在部分势力的推波助澜下,混淆视听,此起彼伏。

  涉军舆情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其负面舆情应对的特殊性和复杂性。纵观舆论演变的规律,负面舆情总会在事实和真相面前消解或消亡。所以,在与涉军负面舆情的较量中,回归事物本原,用铁一般的事实与真相呼应大众关切诉求、关照大众心理至关重要。从传播效果层面来看,这既需要受众视角下的战略定位和考量,也需要贴近性正面层面上的战术部署和操作。要从建构长远意义的大众心理认同出发,在动态互动中展开贴近性正面引导的综合施策,既有效批驳,又正向引导;既动态监测,又冷静处理;既提前预警,又有效反馈。

  综合多方信息显示,一段时间以来,以新华社等为代表的主流媒体在推特、脸谱、优兔等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多样化全方位传播我抗击疫情工作实况,用事实真相呼应国际关切,引发全球网友点赞。相关文图、视频、网友互动等文本浏览量,以及转、赞、评互动量均在这些平台不断刷新,创下历史新高。

  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但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仍然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后疫情时期,如何继续做好军事新闻的贴近性传播,有效履行军事新闻工作的责任和担当,需要考虑把握好以下注意点:

  一是深入一线,广泛挖掘,继续全方位报道抗疫一线官兵的感人事迹,持续激发正能量、弘扬真善美,建构涉军正向舆论场,营造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舆论氛围。

  二是时刻关注国际和国内两个涉军舆论场,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点和民众关注点,尤其要关注国际社交媒体的涉军舆情演变,多形式展开涉军舆情的正向传播,全方位维护我军国际形象。

  三是持续投入人力和物力,多举措提升军事新闻文本的易读性、可读性、必读性,通过多样化的信息传播手段和表达形式,不断提升主流媒体的全媒传播能力,给大众呈现出极具正能量的阅读体验和视听盛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